精彩小說盡在SYS雙贏閱讀! 手機版

云南十一选五胆拖都市→ 步步勾婚:權少蜜寵小妻

体彩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表:步步勾婚:權少蜜寵小妻

沈月圓 著 主角:沈月圓封爵

云南十一选五胆拖 www.ovvtu.icu 完結 付費

《步步勾婚:權少蜜寵小妻》都市言情小說,主人公是沈月圓封爵。故事主要是講述了女主是一名醫生,在兩國之戰中為了救一個孩子被封爵俘虜,卻被毒發的封爵在炮火連天的坑洞中奪去了貞操。當回到自己的國度時,卻發現曾與自己立過海誓山盟的男人要和自己的妹妹結婚了,而自己的遭遇都是拜她的妹妹所賜,在揭穿一個又一個陰謀的時候,封爵再次將她虜去……...

5萬字 更新:2019-05-17 15:02:01

在線閱讀

《步步勾婚:權少蜜寵小妻》都市言情小說,主人公是沈月圓封爵。故事主要是講述了女主是一名醫生,在兩國之戰中為了救一個孩子被封爵俘虜,卻被毒發的封爵在炮火連天的坑洞中奪去了貞操。當回到自己的國度時,卻發現曾與自己立過海誓山盟的男人要和自己的妹妹結婚了,而自己的遭遇都是拜她的妹妹所賜,在揭穿一個又一個陰謀的時候,封爵再次將她虜去……

免費閱讀

《步步勾婚:權少蜜寵小妻》小說免費閱讀

6小時絕無僅有野蠻霸道掠奪,男人撈起軍裝穿上身,外面炮火聲漸漸銷聲匿跡,恰在這時,一陣倉促的腳步聲由遠而近,越來越響亮,最后停在了坑洞外。

“報告封長官。”

也許是知道了坑洞內正發生的事,為首的身著綠色軍裝的軍人并不敢闖進來。

“說吧。”

簡潔的嗓音性感到勾所有異性心弦。

“李憧退后兩百米,我們贏了。”

仿若這種結局早就在封長官意料之中。

著裝之際,低頭瞥了眼躺在沙地面挺尸的女人,烏黑的長發掩住了大半邊如白瓷一般的臉孔,五官精致,膚若凝脂,上等美女一枚,只是,鼻冀端繚繞的氣息告訴他,這是一個錯誤。

他很高,身材大約在一米八五以上,必須得彎著腰才能免去頭被坑洞壁撞上的危險,走出坑洞,身著綠色軍裝的他威武不凡,俊美的容顏,挺拔的身姿,不知勾去了多少汪少女少婦芳魂。

正欲邁腿開走,黑亮的軍靴點踩到沙地上的一枚小小的紙片,湛藍色的帶子上系著一張雙層膠面的牌子,垂眼,眉心蹙了蹙,年輕軍人趕緊上前彎腰將紙片拾起遞到了他手上。

W.沈月圓……

月圓,是月兒圓圓的意思么?

這名字還有些獨特,而那個W字符,張顯了她的身份,果然不是他S國的人。

狹長的瞳仁微微一瞇,嘴角勾出清冷的一抹魔鬼冷血笑靨,“把她帶走。”

“遵命。”

軍令如山,衛兵們哪敢不從,兩排衛兵身形站得筆直,年輕軍人鉆進了坑洞,瞥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女人,不敢去想象如此狹窄的坑洞,封長官是如何與人家****纏綿的,趕緊尋來幾名女兵將女人帶走。

“沈醫生,再前面就離一線陣地只有五十米了,你不能再向前了,槍炮無眼啊。”

兩名抬著傷兵的軍人囑咐她。

而她為了救一個無助哭喊的孩子,不顧頭頂上空正有敵機嗚嗚回旋,冒著生命危險,滿身是血,不顧一切從那死人堆中將孩子抱出。

“孩子,別哭,姐姐?;つ?。”

可是,懷抱里空空如也的感覺讓她難受,整個身體忽感一陣刺骨的冰涼,那涼從肌膚一寸寸蔓延至心底的最深底。

那涼與她骨髓里的痛一樣,涼到了心窩子里,痛到了極致。

“再潑。”

話音聲線淡然,卻帶著讓人不易察覺的一絲冷狠。

這是誰的聲音?

在她記憶中,喬霆的聲音要溫柔的多,他總是說,“圓圓,等你大學畢業,咱們就結婚。”

她一直相信他的誓言,也一直深信,她們會在一起到地老天荒。

然而,大學畢業典禮那天,她們約好的一起共進慶祝燭光晚餐,她卻莫名收到了一條簡訊,簡訊的內容是一張足夠毀滅她一切美好,讓她痛不欲生的暖昧圖片,那天晚上,她冒著傾盆大雨在大街上整整尋找了他一夜,找到他時,他卻是與另一個女人睡到一起……一記冰冷的感覺再次襲來,慢悠悠地,她張開了雙眼,迷蒙的視線中,她看到了一記頎長挺拔的身軀,橄欖綠軍用襯衫,齊耳削薄的短發下,長眉斜飛入鬢,常年因軍旅生涯鍛煉出來的強健體魄,冷硬的線條張顯軍人獨特的氣質。

他就站在離她五步之遙的距離,用著那對幽深正閃耀著睿智的眼眸死死地盯望著她,那眸光沒有先前****交織的炙烈,有的只有冷人心魄的涼意。

那冷狠的眸光像是想要將她整個人撕裂。

就好像她是他的仇人。

這張臉,這對眼眸,雖沒有燃燒著烙人猩紅的巨焰,然而,她至死都不會忘記,就是他,在那樣狹窄的坑洞里那樣折磨她,撩拔她,讓她渾身像著了火,最后,又那樣不顧一切狠狠貫穿了她,讓她生不如死。

“報告長官,她醒了。”

粗嘎難聽響亮報告聲,讓她微微挪移開呆滯的視線,這才發現剛才那一潑向她潑來的水是出自于這名皮膚黝黑的年輕兵蛋子之手。

“說,是誰派你來的?”

“什……么?”

兵蛋子將舀子扔進了水桶里,水桶邊緣濺起了朵朵銀白小花,見長官發問,只得規矩地退到他后面去。

“這是你的物品?”

只見他手一揮,眼前赫色就呈現了一塊藍色的牌子。

在所有的顏色中,她特鐘意藍色,這是她的工作牌。

忽然,沈月圓就明白過來了,冷冷一笑,紅唇應了一個‘是’字。

“很好。”

“誰派你來的?”

他不喜歡重復發問,然而,破天荒地,眼前的戰俘今兒卻讓他破例。

挺直了脊背,勇氣地直視著他那雙幽深如峽谷一般的眼眸。

“我自己。”

男人薄唇一扯,露出的笑冷心蝕骨。

兩步上前,高大的身軀如一座巍峨的山一般壓向了她,傾刻間,強烈的壓迫感籠罩了她,陡地,她就感覺自己喘不過氣來。修長的指節死死地捏握住了她弧度纖巧的小巴,“不怕死,勇氣可佳,告訴你,不過是一名俘虜,還是乖乖聽話的好呀。”

說著,邪惡狂肆一笑,拇指不斷地按壓著她嫣紅的唇瓣。

他睡了她,把她當奸細,還如此囂張恐嚇她,TM的,她受不了。

她那兒還火辣辣地疼痛著,全身如大卡車輾過一般散了架,苦不堪言的疼全都是拜他所賜。

“臭流氓。”

一腳揣了過去,封爵沒想此女人如此潑辣,沒任何防備,那腳揣得有些結實,讓他腿肚處疼痛肆起。

狹長的瞳仁瞇得幽深,指尖的力道加重,女人漂亮的下巴也幾欲變了形。

站在他身后屬下,雙腿嚇得直打哆嗦,在他們的記憶中,似乎長官還未發過這樣大的怒火,而且,這個女人的膽子也忒肥了點,居然敢揣長官那個地兒。那是多少女人巴望愛的地方??!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