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SYS雙贏閱讀! 手機版

云南十一选五胆拖奇幻→ 嗨,怪物小姐

下载体彩云南十一选五:嗨,怪物小姐

其莎 著 主角:霍予深葉里希

云南十一选五胆拖 www.ovvtu.icu 完結 付費

由作者其莎所著小說《嗨,怪物小姐》,主角是霍予深葉里希等。書中主要講述了:霍予深怎么也想到像自己這樣高智商,高顏值的總裁,居然會被一個飯桶碰瓷,這簡直就是件侮辱的事。但是葉里希并不是真的碰瓷,只是這個曾今對她極其溫柔,為她遮風擋雨,不讓她受一點傷害的男人嗎,居然不記得她了! ...

15.2萬字 更新:2019-04-14 09:04:45

在線閱讀

由作者其莎所著小說《嗨,怪物小姐》,主角是霍予深葉里希等。書中主要講述了:霍予深怎么也想到像自己這樣高智商,高顏值的總裁,居然會被一個飯桶碰瓷,這簡直就是件侮辱的事。但是葉里希并不是真的碰瓷,只是這個曾今對她極其溫柔,為她遮風擋雨,不讓她受一點傷害的男人嗎,居然不記得她了!

免費閱讀

凌晨三點,白日喧鬧的街市冷寂了下來,路燈幽幽亮著,燈下飛蛾打著轉。濃重的夜色里,忽見下水道里伸出一雙臟兮兮的手,隨即冒出一個腦袋——一張慘白的臉,眼珠又黑又大,乍一看,就像是半夜出來覓食的小僵尸。

此時一只黑貓從灌木叢里走出來,跟“小僵尸”對視了幾秒,然后發出了凄厲的叫聲。

接著迅速逃走!

葉里希無措地趴在地上,她以前可是親貓體質??!不過就是出了一場車禍,誰知竟會被變態實驗室改造成怪物,淪落到連動物都嫌棄的地步。想起自己受到的非人遭遇,葉里希頓時異常悲憤,恨不得生吞了罪魁禍首。

不想了,現在可沒時間感傷,逃跑要緊!

葉里希警惕地來回張望,見四下無人,這才小心翼翼地拖著長長的蛇尾從下水道里爬出來。月色里,尾巴上的鱗片泛著銀光,看起來堅硬而冰冷,長約一米。這情形,倒頗有幾分恐怖現場的氣氛,難怪剛才黑貓嚇得亂竄。

此時一輛黑色路虎由遠及近,正朝葉里希的方向駛來。她怔了怔,下意識地想躲回下水道,可還未來得及做出反應,車子就撞了上來——好痛!

痛死了!

被車撞上的一瞬間,葉里希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都移位了,全身每一寸骨頭都在叫囂著痛,讓她恨不得立刻昏過去。

不能暈,不能暈。

她費力地動了動尾巴,努力把它縮進裙子里。

絕對不能被人看到!

急切的腳步聲朝她而來,隨即響起一個陌生而沉穩的聲音:“我馬上叫救護車,你堅持一下!”這個聲音里帶著幾分擔憂跟關切。

渾身是血的葉里希聽到這句話,打了一個寒戰,她伸出骨瘦如柴的手,緊緊抓住那人的褲腳,用最后的力氣懇求道:“別……別送我去醫院……”

不能去醫院,被人看到她的尾巴,會被當成怪物的。

“請把我……扔進下水道……然后……”

然后蓋上井蓋。

最后一句話還未交代完,葉里希就暈了過去。路燈下,她滿臉都是血,白色的長裙也被染成血紅色,看起來就像已經死去……

葉里?;指匆饈妒?,并不是在臟兮兮的下水道,而是身處一間寬敞整潔的臥房。窗外艷陽高照,蟬鳴聲陣陣,室內開著空調,溫度適宜,身上的被子輕輕軟軟,還散發著一股曬過太陽的味道,舒服得讓人想偷偷睡個懶覺。

葉里希睜著眼睛,看著雪白的天花板,思索良久。

好消息是肇事者沒有把她送進醫院,她暫時是安全的?;迪⑹?,那個開車技術超爛的家伙肯定看到了她的蛇尾。萬一他起了壞心思,她肯定要遭殃。

葉里希莫名有些悲憤,以前她是人的時候,就是個戰斗力負五的渣渣,為什么被改造成了怪物之后,也還是一樣廢柴?不,其實還是有差別的,如果她還是人,大概已經被撞死了,可她現在不僅沒死,連身上的傷都自愈了。

果然是怪物啊。葉里希有些難過地想。

此時門被輕輕推開,葉里希下意識地閉上眼睛裝睡。她現在的五感很敏銳,可以清晰地感覺到那人在打量她。

葉里希如芒在背,卻只能拼命忍耐。

兵法有云,敵不動我不動,以逸待勞方為上上策。

過了片刻,葉里希聽到一個聲音——

“你是蛇妖嗎?”

裝睡失敗的葉里希睜開眼睛,映入她視線的是一張英俊冷漠的臉,而且一看就是那種事業有成的男人,神情之間略帶幾分逼人的銳利。她愣住了,呆呆地仰視他,這個人,這個人她見過啊,在她最灰暗最無助的時候……“之前開車撞傷你,很抱歉。”男人冷淡的聲音里帶著幾分歉意。

“沒……沒關系……我死不了的。”葉里希抱著被子坐起來,干巴巴地說道,“我也不是蛇妖,我是……”

我是人。

她把最后一個字咽回去,腦袋里閃過無數個念頭,最后一本正經地說道:“我是女媧后裔,名為葉里希。葉是樹葉的葉,里希就是女媧的名字。”

她是連自己都嫌棄的怪物,可她不想在他眼里看到絲毫的厭惡。

她微微心虛地看了他一眼,其實這也不算騙人,她在實驗室的代號就是“女媧后裔”。要不要展示一下自己的特殊能力,讓他相信自己的身份?

“霍予深。”他淡淡道。

葉里希仰著頭,直視他幽深的黑眸,確定他眼中沒有厭惡之類的情緒,才暗暗舒了一口氣。她知道,從很久以前,她就知道他是霍予深。

那個將她從噩夢中拯救出來的霍予深。

而他們,也注定會相遇。

她按捺住心中的激動跟歡喜,沖他露出一個虛弱的笑容:“霍先生,你可以收留我一段時間嗎?我剛受過傷,需要一個安全的地方休養。你看,我現在連尾巴都收不起來,一出去就會被抓起來做實驗。”

霍予深聽出她話中的深意。

他并不喜歡跟人同住,所以偌大的別墅只有他一個人,家政也只是偶爾過來。如果她是人,將她送到醫院,再賠一筆錢就能解決這起交通事故,可他撞傷的是一個不明生物。注視著這個一臉無辜的“女媧后裔”,他心里多了幾分煩躁。

他思考片刻,冷冷道:“可以,畢竟是我撞傷了你。”

“真的?”她眼睛一亮。

“但前提是,你不能給我惹麻煩。”

葉里希拼命地點頭,舉手對天發誓:“我會很聽話的,絕對不給你惹麻煩。”

霍予深緊擰著眉:“葉小姐……”

她打斷道:“你可以叫我小葉子或者里希。畢竟以后我們要住在一起,叫葉小姐多生疏啊。”說完,她一臉期待地看著霍予深。

他的眉擰得更緊:“你好好休息。我要去公司一趟,你有什么需要可以給我打電話。”他微微一頓,挑剔地打量了她片刻,用一種忍耐的語氣說,“或者你可以把自己清理干凈,如果這不違背你的生活習慣。”

鏡子里的人滿臉是血,頭發打結成一團,白色的長裙皺巴巴的,上面染了血跟各種不明的污漬,看起來就像一塊臟兮兮的破抹布。

葉里希不可置信地瞪著鏡子,這么邋遢的人居然是自己!

如果時間能倒流到車禍之前,她一定會把自己洗干凈,以最美的姿態被霍予深撞到。想起他剛才的話,葉里希簡直羞愧欲死。

這真的不是她的生活習慣!

任誰躲在下水道七天,都會變得跟她一樣臟一樣臭。

葉里希是一秒都無法忍耐了,覺得渾身上下都癢得難受。她迅速脫掉裙子,把它扔進垃圾桶,然后小心翼翼地爬進浴缸里。洗第一遍澡的時候,浴缸里的水都變成了灰黑色,混濁不見底,換了三回水,她才徹底變干凈。

泡在浴缸里,葉里希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終于自由了。

在這個陌生卻又熟悉的地方,葉里希緊繃的情緒得到了徹底的舒緩,這一放松,腹中饑餓的感覺就冒了出來,“咕咕”叫個不停。她躺在浴缸里,屈指一算,距離上次進食不過才半個月啊,怎么就餓了?

難道是因為受傷的緣故,消耗掉了體內的能量?

不過,她要去哪里找食物?

被改造成怪物之后,她就沒辦法再食用人類的食物,她試過三回,兩次中毒,一次嘔吐腹瀉。從那之后,實驗室里的人就不敢給她喂食,而是定期讓她食用一種罕見的礦石,以維持她的能量消耗。

葉里??嗄盞嘏萃暝?,拖著濕漉漉的蛇尾爬出浴缸,隨手換上霍予深留在浴室里的白襯衫。只是對她來說,這衣服不僅太過寬大,還略微有些長。她挽起袖子,慢吞吞地爬出臥房,打算找臺電腦上網查查女媧石的消息,這可是關乎她性命的大事。

她拖著尾巴爬了一圈,忽地在書房外聞到一股熟悉的味道。

“食物”的香味。

她猶豫了一下,終于還是忍不住推門爬進去。書房十分寬敞,圓弧形的書架上排滿了各種藏書,她掃了一眼,有經濟、歷史類的,也有一些小說??吹貿隼?,霍予深喜歡看書,不過為什么里面還混了一本《十萬個冷笑話》?

靠窗的書桌上放著一臺筆記本電腦,還有一個盒子。

葉里希吸吸鼻子,迅速地爬過去,打開盒子一看,里面放著一枚戒指??釷嬌醋龐行┠攴蕕難?,古樸大氣,中間鑲嵌著一顆偌大的藍色寶石,色澤光潤,水頭十足,散發著一股讓她無法抵抗的誘人香氣,勾得她肚子“咕咕”大叫。

葉里希咽了下口水,努力控制住自己的食欲,迅速地關上盒子。

這是霍予深的東西,不能吃!

她艱難地把盒子放回原位,戀戀不舍地爬出了這間充滿食物香氣的書房。為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她打開了客廳的電視,換了幾個臺,找到一檔之前在追的偶像劇,正播到女主在吃炸雞。那炸雞看起來就十分美味,女主吃得一臉滿足。

葉里??吹米觳?,肚子也更餓了。

換了一個臺,結果是美食節目。再換一個臺,幾個姑娘圍在一起吃火鍋。她悲憤地倒在沙發里,甩了一下尾巴。全世界的人都在吃吃喝喝,只有她在挨餓,不公平!

大天朝的美食何其多,她還沒吃夠,怎么就成了只能啃石頭的怪物?

葉里希直挺挺地躺在沙發里,聽著電視里熱熱鬧鬧的聲音,吹著空調,困意漸漸涌上來,不知不覺就睡了過去。

她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夢里霍予深拿著一盆的女媧石向她求婚,她激動地撲過去,口里喊著“我愿意”,手上搶過“聘禮”就往嘴里塞,吃得直打嗝。

霍予深一臉溫柔地注視她:“小葉子,我以后不會再讓你餓肚子。”

然后他們在曠野上接吻,可是親著親著,霍予深的臉忽然就變成了傅遠川,她嚇得揮拳打過去,大喊道:“阿深救我!”

巒一科技。

霍予深陰沉著臉從會議室走出來,渾身上下散發著逼人的寒氣。總裁辦新來的幾個小助理見到Boss大人如此神情,都嚇得縮起腦袋,裝出忙碌的樣子,生怕一不小心就撞上槍口——財務部部長虧空公款,殃及了無數池魚。

周澤抱著文件跟在霍予深身后,慢悠悠地進了總裁辦公室。

“嘖嘖,看看那幾個小姑娘,被你嚇得臉都白了。”周澤跟霍予深是多年好友,也只有他敢在這種時候調侃他,“阿深,憐香惜玉懂嗎?你每天擺著一張冰山臉,下半輩子就只能跟五指姑娘相依為命了!”

“所以你的前女友多如牛毛。”霍予深冷冷回道。

周澤不贊同地搖搖頭:“那是男女之間的正常交往。老大,你禁欲,不能讓全世界的男人都跟著一起禁欲,那太殘忍了。”

霍予深用挑剔又嫌棄的目光掃了他一眼:“我居然跟你這種沒節操的種馬是朋友。”

“因為只有我能容忍你的面癱毒舌。”周澤叼著根煙,懶洋洋地坐在椅子里,雅痞氣質盡顯無疑,“周末一起出海吧。我幫你約了個大美人,絕對是按照你的審美標準選的,看上去特有女神范,保證你愉快地擺脫處男之身。”

霍予深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既然你周末這么閑,就去H市出差。”

周澤趕緊打住這個話題,收起玩世不恭的神情,一臉嚴肅地談起公事,末了,大公無私地建議道:“H市的項目一直是小陳在負責,我不適合過去,免得他多心。”

霍予深不置可否地“嗯”了一聲。

周澤舒了一口氣,他周末的計劃是帶美女出海,哪能浪費在工作上。周末嘛,就是要好好放松自己,享受大好人生。

談完公事,霍予深打了一個電話回家,響了許久都沒人接。

她是不會用電話,還是出了什么事?

霍予深頓時有些不放心,稍稍思索,對周澤道:“晚上的飯局你替我去,家里有點事。”他關了電腦,站起來,拿起一旁的西裝外套往外走。

“你……這是要下班?”周澤驚道,工作狂也有提早下班的時候,當真怪哉。

霍予深淡淡“嗯”了一聲。

“不對勁啊,你早上沒來公司,現在又提早走。”周澤隨口揶揄道,“你該不會是金屋藏嬌,趕著回家陪小情人吧?”

霍予深當然不會告訴他,不是金屋藏嬌,而是藏了一個來歷不明的女媧后裔?;丶業穆飛?,想起她那身臟兮兮的衣服,他又開車到附近的商城買了幾條裙子。

作為一個堅定的唯物主義者,他從不相信怪力亂神之事。

但葉里希的出現打破了他的認知。

這世上居然真的有妖怪,而且看起來既弱小又可憐。從她說的那句“請把我扔進下水道”,能推斷出她曾經吃了很多苦?;蛐硎潛荒掣鍪笛槭易チ?,或許是遭到人類的追捕或背叛,才導致滿身狼狽。

冷靜之后,他思索良多。葉里希一開始對他充滿了戒備,寧可回到下水道去,但醒過來后,看他的眼神卻充滿了信任跟依賴。

難道他看起來像一個好人?

霍予深自嘲一笑,熄火,下車,一打開門就見Lucky沖出來,朝他發出示警一般的嘶吼聲——Lucky是霍予深養的金毛,長得威風凜凜,也十分通人性。此時它的眼里流露出幾分驚恐,仿佛別墅里藏著什么危險的東西。

霍予深皺起眉,放下手中的東西,跟著大狗朝里走。

此時天色漸黑,走廊的光線略顯昏暗。

盡頭的書房門微微虛掩,從里傳出“咔嚓咔嚓”的詭異聲響。

他幾步上前,推開書房的門,循聲望去,只見厚厚的地毯上,葉里希盤旋而立,松松垮垮的白襯衫搭在身上,露出大半個瑩潤的肩臂。一張清秀蒼白的臉,長發齊劉海,鼻子嘴巴都生得十分精致,看著像個人畜無害的高中生。但此刻的她卻面帶滿足的笑容,手中抓著一顆戒指,正一臉幸福陶醉地往嘴里塞。

那顆號稱世界上最堅硬的寶石,伴隨她咀嚼的動作,一點點被吞噬。

這么一分神的工夫,他想搶回戒指卻是遲了。

窗外斜陽西沉,淺金色的余暉落進書房。她沐浴在暖光里,閉著雙眼,神情愉悅,似乎完全沉浸在“進食”的幸福里。而更詭異的是,此時她下半身盤旋的蛇尾正緩緩地化成一雙白嫩、細長的腿。

眼前的場景,既古怪又充斥著莫名的沖擊力。

霍予深的目光從她腿上挪開,而大狗似乎被嚇到了,雙目瞪圓,汗毛直豎,發出“汪汪汪”的叫聲,忠心地擋在霍予深面前。他安撫地摸摸Lucky的腦袋,看著葉里希駭人的“進食”方式,神情里多了幾分警惕跟戒備。

此時葉里希卻莫名喊了一聲:“阿深救我!”

葉里希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看到Lucky正沖著她齜牙,她打了個哆嗦,立馬清醒。

她環顧左右,發現自己是在書房,又有些迷糊了。

她不是在客廳睡覺嗎?

思索無果,一抬頭,視線正對上神情莫測的霍予深。

他站在門口,用一種探究的目光盯著她,帶著幾分提防。她的腦袋微微一側,眼底浮起幾分困惑,難道是她入睡的方式不對?

“你下班了啊……”

想起剛才做的夢,她意猶未盡地咂咂嘴巴,忽地神情一僵,伸手吐出一塊變形的金屬。她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拿起桌上的盒子一看,里頭的戒指已不見蹤影,而自己不僅恢復了雙腿,小腹也暖洋洋的。

“看來不用我多說,葉小姐已經明白發生了什么事。”霍予深走進書房。

葉里希有些無措:“我……我不知道。”

她不知道為什么自己在客廳睡覺,卻在案發現場醒過來。更不知道為什么睡了一覺就不餓了,而鑲嵌著女媧石的戒指卻消失不見。

“書房裝了監控,葉小姐想看自己的進食過程嗎?”他冷聲道,“你知道盜竊罪要判多少年嗎?我忘了,你是女媧后裔,可能不懂人類的律法。”

“……”

他語氣里的嘲諷太過明顯,以至于葉里希想忽略都不行。

他盯著她,壓住心底翻騰的怒火,緩慢說道:“被你吃掉的戒指價值約八百萬,按這個數額,判個無期都不在話下。”

“我、我就想看看它,沒想過吃了它。

“我以為我在做夢……

“我不知道它這么貴。

“我睡著了,肚子太餓了,就夢到……”夢到你拿著女媧石跟我求婚。

葉里希捧著空盒子,試圖解釋,可事實擺在眼前,她說什么都是狡辯??吹剿鄣椎難岫窀潯?,她心里有些難過,眼眶一紅,垂著腦袋道:“對不起,我會賠錢的。”

“不用。”霍予深緊擰著眉,冷聲道,“戒指就當是我撞傷你的賠償。”

葉里希抬起頭看他,什么意思?

“現在我們兩清了,請葉小姐立刻離開我的別墅。”

“你要趕我走?”葉里希呆住了。

“我想我沒義務收留你。”霍予深稍稍一頓,“或者,你更想去警察局。”

葉里希呆呆地看著他,他眼底的冷意跟不耐煩,就像臘月寒冰砸得她透心涼,痛得人說不出話來。此時此刻,她忽然清醒地意識到,那個陪著她度過最黑暗時光的霍予深,那個讓她日日相思的霍予深,并不是眼前人。

他是霍予深。

卻不是她所思念的心上人。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奇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